东海站
首页
举报
注册
登录
 
岩彩讲学台湾东海大学岩彩绘画学术交流纪实


2019年5月,我应邀赴台湾东海大学进行了中国岩彩绘画课程体系讲学活动,并与台湾的胶彩绘画同仁们进行了深入的学术交流。

2006年在我读硕士研究生时曾赴台湾进行交换学习,就读于东海大学美术系所胶彩组。我考察了台湾地区美术馆、博物馆等公共文化机构所藏之胶彩画;采访台湾地区胶彩画团体组织及代表画家,广泛收集台湾胶彩画的表现技法和文献资料后,撰写了有关两岸岩彩与胶彩绘画比较研究主题的硕士毕业论文。

2013年我与台湾好友,现为彰化师范大学助理教授许瑜庭老师合作著书出版我们围绕着:1.为何是岩彩?2.“女性主义”嫁接在中国大陆、台湾、日本的艺术创作与艺术论述中,其与岩彩的对语关系如何?3.当论述看似限缩在两岸的女性岩彩绘画表现上,岩彩媒介历史涵盖的文学内涵是什么等等几个问题展开论述,书的名字是《你那穿大衣我这下大雨——两岸女性岩彩胶彩创作对话》。书中集结了两岸具有代表性的女性岩彩艺术家,整合了她们的艺术创作表述方式,解读了她们的艺术理念与文化思考,代表了坚持岩彩绘画创作与理论研究的女性创作者与教育者的述说——认知自己的坚持是有意义的。


《你那穿大衣我这下大雨——两岸女性岩彩胶彩创作对话》封面


台湾东海大学美术系时任系主任詹前裕先生当时曾为此书写下的序文中这么说道:“陈静曾经作为厦门大学岩彩专业第一个交流生于2006年来到东海大学进行学习,同时在东海大学的图书馆艺术中心举行岩彩个人画展。陈静在东海交流学习期间,认识了从该校毕业且已在静宜大学兼课的许瑜庭,两人的友谊从此开始。……陈静的撰写初衷和她一直以来的创作实践与许瑜庭这些年来的创作经验与研究领域不谋而合。相信这次的合作,是为岩彩与胶彩,是为众多女性艺术创作者,是为海峡两岸,打开一扇新的窗口,踏上一段新的旅程。”

关于台湾胶彩画的命名

台湾著名胶彩画家林之助先生认为:如果按照国际公认的以媒剂素材命名的标准——只要用胶作媒剂,调上土质颜料、矿物质颜料或是金属性颜料所画出来的画,就叫做“胶彩画”。林之助先生1977年对于胶彩画的命名意义重大,不仅扭转了胶彩画在台湾美术界的尴尬局面,而且在世界范围内得到了普遍认可。

1996年林之助先生于画室作画/林之助纪念馆提供


林之助纪念馆展板介绍文字


此次岩彩讲学期间,特意走访了林之助纪念馆,这是一座位于台中西区典型的日式官舍建筑,是林先生进入台中师范学校(现今的台中教育大学)任教后的学校宿舍。2007年台中文化局将其列为历史建筑,2015年台中教育大学又进行修复,在此介绍林先生的生平、教育理念,展出其胶彩画作,使用过的胶彩颜料、画具等,营造与梳理出先生生前的创作样貌与教学成就。同时,也作为当代胶彩画家进行展览推广的场所。

纪念馆入口大门/林之助纪念馆提供

林之助先生生平与教育理念

林之助先生生前使用过的胶彩颜料与画具

林之助《新宿所见》1937

林之助朝凉1940

林之助纪念馆门前留念


台湾东海大学美术系

1985年林之助先生应创系主任蒋勋先生邀请,在东海大学美术系担任客座教授,将日本时代的胶彩技法及美学素养,由画塾系统的胶彩,正式带入台湾的高等教育。此后,由其弟子詹前裕先生接管教学课程,东海大学形成了从本科到研究所七年严谨系统的胶彩教学计划。以“胶彩与台湾本土美术在研究意识上密不可分”的创系精神,“传统与现代相结合”为教学宗旨,开设了兼具东西方领域的多元化课程,使台湾胶彩创作者一直存在强烈的“本土”自省意识的同时,又拥有开放性的反观思考。

东海大学美术系馆


在艺术史的讨论中出现的“自然幻境”与“私密探究”题材,是东海大学培养的胶彩画家创作作品中呈现的最主要标志,其中更是出现了一批由心象转化为抽象风格的具有“女性风华”的女性创作者的身影。她们的作品始终强调自有的文化特色与形态,基本不堆积繁杂厚重的肌理,所追求的时代性是在传统中透露出来的时代感,是要发挥东方文化贯有特色——感性、空灵、虚幻、神秘、哲理的当代感。

李贞慧《潸然》140×80cm 2005

许瀞云《补完二》100x80.3cm 2010年

许瑜庭《豆青三月》28x21cmx15 2006年

岩彩讲座与工作坊示范

此次岩彩讲学策划已久,从2018年12月便开始与东海大学美术系前系主任李贞慧教授反复商讨讲学的形式与内容。(她是我第一次赴台交流期间的导师)最后确定为学术讲座与工作坊相结合。学术讲座主题为《中国岩彩绘画课程体系之现况》,工作坊示范选择龟兹壁画摹写体验,面向美术系所的所有专业及学制的学生。


工作坊与讲座海报


首先,我以幻灯片播放的方式清晰介绍了中国岩彩绘画的课程体系以及相关岩彩画作品。之后,我又详细解读了中国岩彩绘画课程体系已出版的系列教程与画册,并将其赠予东海大学美术系所。今后,此套书籍将会在东海大学美术系所的图书馆向台湾师生呈现。

讲座提问环节,互动气氛热烈。台湾师生对于相较台湾胶彩高等教育晚近二十年发展的中国岩彩绘画高等教育,所取得的成果表示相当震惊与由衷敬佩。首先,中国的岩彩课程体系,有清晰的建构思路,明确的语言方式,严谨的内在逻辑,系统的课程设置。其次,既“溯源传统”且“当代重生”的定位,相当准确。这表明中国岩彩绘画课程体系的建设是以开放的心态、探索的精神与拓展的追求为核心。第三,中国岩彩绘画领域的一线专家学者和新生代梯队力量所具备的专业素养和执着精神这些都是台湾胶彩高等教育需要借鉴与学习的。

陈静老师讲座中

陈静老师介绍中国岩彩绘画课程体系系列教程与画册

《中国岩彩绘画课程体系之现况》讲座现场


工作坊示范内容定为龟兹壁画摹写,是经过精心斟酌的。我制作了完整的龟兹壁画局部摹写示范作品,直观地让台湾师生看到龟兹壁画层面叠加的呈象方式。引导学生们从传统意义的“表层的图像的画法与风格”,扩展为“砂岩山体与壁画语言的结构关系”。将目光突破局部的绘画层面,关注到砂岩层、泥土层、矿物质层三者之间互为结构的材质语言关系和材质审美意义。同时,要求台湾师生提前采集好当地的有色砂与有色土,强调“本土采集”的观念,通过采集,思考艺术语言方式的生成与本土地质特征的必然联系。工作坊结束后,我将示范作品赠予东海大学美术系胶彩组,作为教学档案留存。


陈静老师讲解龟兹壁画摹写

陈静老师示范龟兹壁画摹写


这种壁画摹写方式在台湾从未有过。因此台湾师生对一切都兴致盎然,仔细观摩龟兹壁画摹写示范板,针对壁画呈象方式提了很多问题。采集了台中当地的有色砂与有色土,当厚涂到画板上时,一致惊呼“台中的土好美哦!”相约课后还要去发现台湾更多地方的砂与土。亲手制作砂岩层、泥层、红土层,深刻体会到台湾本土地质的质性美,了解到原来胶彩不是只有昂贵的装在玻璃瓶里的矿物,很多学生都说:“原来这就是老师反复强调的‘岩彩是地球基本物质,可以作为绘画的颜料,但绝不仅仅只是绘画的颜料。’”通过纸胶带、刻刀、砂纸等进行“减法”的呈象方式,大家也觉得非常新鲜。所有从龟兹壁画摹写中学习到的知识,都让台湾师生打开了全新的认识岩彩的眼睛,纷纷表示受益匪浅,更期待日后能够有机会去大陆深入体验岩彩绘画高等教育。

台湾学生采集的当地有色砂与有色土

龟兹壁画摹写工作坊场景

台湾教师提问

台湾学生制作砂岩层

台湾学生制作泥

台湾学生制作红土层

台湾学生制作遮挡层

台湾学生制作矿物质层

陈静老师指导学生中


参与学生作品讲评会

李贞慧教授还邀请参与了胶彩组本科生与研究所的学生作品讲评会,台湾称之为——评图。据了解,这是东海大学一以贯之的传统。本科三年级与研究所二年级结束时,需在指定的不同校内场馆举办小型胶彩作品展览,现场进行自我表述,各位老师给予意见与指导,之后再进入正式的毕业创作与毕业论文的环节。通过参与评图,了解到本科阶段的学生作品水平稍显稚嫩,个人风格不够明确。研究所阶段的学生作品水平明显提高,个人语言比较清晰。

陈静老师参与硕士生评图

李贞慧教授向陈静老师授予“感谢状”


岩彩讲学结束之际,李贞慧教授代表东海大学美术系所向颁发了“感谢状”,对于我的工作给予高度评价,感谢我带来中国岩彩绘画高等教育的最新动态,更加希望能够与上海大学上海美术学院建立两校互派交流项目。

此次赴台讲学使我更加深刻地认识到:海峡两岸在岩彩与胶彩方面有着众多共通之处,更有诸多不同的发展面貌。应该打开交流之门,相互借鉴学习,促进共同进步。华夏文明永远是一个整体,中国的岩彩绘画和胶彩绘画,通过深入的学术交流,一定会有更加开阔的前景。能够为这个薪火传承的伟大事业贡献出一份力量,是我的最大荣幸。

陈静

上海大学上海美术学院《岩彩绘画工作室》副教授,硕士生导师。

2007年毕业于厦门大学艺术学院美术学专业岩彩与综合材料方向,获硕士学位。

2016年结业于中央美术学院首届中国岩彩画创作高级研修班。

出版:

《生·物·学》、《你那穿大衣我这下大雨:两岸女性岩彩胶彩创作对话》、《生生之仁——陈静艺术创作集》、《东方岩彩创作工坊——陈静》

作品:

岩彩绘画《霓虹城市系列之律》2007年被中国美术馆收藏。

岩彩绘画作品多次参加国际国内联展并举办个展若干。

陈静岩彩作品《生·物·学》展场效果 2016年



 
 
[1970-01-01]
[1970-01-01]